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苹果与谷歌互怼,一场早就开始了的AR战争
公司要闻
苹果与谷歌互怼,一场早就开始了的AR战争
发布时间:2020-01-15 11:38
访问量:359

为了抗衡苹果的 ARKit,谷歌也紧接推出了 ARCore。不过这东西落到手机后,到底有什么用途和效果呢?现在谷歌的 Daydream Labs 就来展示 ARCore 来做什么(绝对不是要抢在苹果发布会前刷存在感)。

怼上了!谷歌ARCore叫板苹果 1亿台安卓手机玩转AR游戏

苹果、谷歌和AR

图片 1在 AR 版本街景服务里,使用者可以"置身"不同建筑物里,像是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当然,最常用的例子就是利用 AR 来预览房子在装潢后的效果,但更好玩的还是可以亲眼目睹咖啡机的内部运作呢!谷歌早前也有示范过 AR 的不同效果,像是把目前景物即时作褪色或减少饱和度,让使用者更能专注于 AR 效果。而且谷歌也有更进步的 VPS 功能,让机器自身就能追踪现实环境,不需要额外配件。如果你想要浏览更多 ARCore 的效果,谷歌准备了一个名为 This Is ARCore 的网站,里面展示了许多有趣的 AR 应用啊,像是召唤火龙出来喷火!

点评:下个月苹果就开发布会了,谷歌这绝逼是搞事情。

当下最热门的技术与产品形态,除了人工智能之外当属增强现实。AR在过去几年里不论是概念出炉还是产品落地,其表现在业界都不足以发声,然而今年以来苹果与谷歌在间隔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宣布入局AR领域,这一波由科技巨头公司掀起的AR巨浪潮至已毫无悬念。

我们都惊叹于苹果ARKit的创新,但其实谷歌的Tango平台在技术上要更加先进。它除了应用ARKit也在使用的“视觉惯性里程(Visual Inertial Odometry,简称VIO)”算法外,还采用了所谓的SLAM(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

试想一下这个画面,去餐厅点菜时,拿出手机对准餐盘,盘子里就会展示出菜品长什么样儿。

2015年机构Digi-Capital的一份调研报告“Augmented/Virtual Reality Report 2015”曾引发大量争议,至今为许多媒体所援引。当时业界VR正处在产品落地的高发期,其进程要远快于AR,而Digi-Capital却预计到2020年全球VR/AR合计市场规模1500亿美元当中,AR规模为1200亿,VR仅300亿美元,理由是虽然VR技术提供的沉浸式闭环体验对游戏玩家很有吸引力,但对普通消费者价值不大。也就是说,Digi-Capital两年前对AR将于C端市场爆发的预测正在成为事实。

支持Tango AR的手机利用后置的深度感应摄像头,为周围的环境构建一个立体的模型。它对于整个环境的立体图的构建是可以扩展的,而且相当复杂,这也就是说Tango能够做到更加精确。在技术实现上,这和谷歌打造街景地图的摄像车是很相似的。

图片 2

图片 3

事实上ARKit的现有版本并不采用SLAM技术,这也就是说系统并不会随着你的使用“了解”它周边的环境。虽然ARKit可以通过GPS或者iBeacon这些手段来对已知的空间进行定位,但这泛用性毕竟没有那么强。当然了,苹果很可能已经在准备中,因为它收购的公司中就有专攻SLAM的。

怎么样,听起来是不是特神奇,神奇到不可能实现?可谷歌偏偏就要把它照进现实。

终端部署苹果棋快一招

当然ARKit也有它的独门秘籍,那就是前置的那个元深感摄像头。不同于谷歌将深度感应模块后置的方案,苹果选择了前置,这样iPhone就能够在我们自拍的时候实现复杂的AR效果,比如虚拟面具和特效这些。考虑到人们强大的自拍欲,苹果的方案显然更加偏向实用化。

就在今天,谷歌推出了一款AR增强现实工具“ARCore”,正式和苹果ARkit叫板。现在软件开发者就可以下载ARCore,开发AR应用,或者是给App增加AR功能。

苹果于今年8月底WWDC大会上率先推出基于移动端的ARKit SDK,此举让VR/AR头显行业各方猝不及防大吃一惊。在科技巨头当中为什么是苹果最先?事实上AR SDK的试水业内并非苹果最早,但真正能够实现落地和规模部署的尚无先例。而苹果素有业界风向标之称,鉴于其对用户体验和品牌溢价的重视,每次发新品之前必定深思熟虑,推出后则引发跟风效应。库克从PokemonGo在App Store的表现中看到了启示,同时也看清了AR在移动端的前景,尽管当前高端的AR技术环境仍不成熟,但在智能手机上部署AR SDK却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谷歌走错的一步

PS:话说,9月12日苹果就开发布会了,谷歌在这个节骨眼上冒泡,绝逼是要搞事情啊!

在SDK部署问题上,苹果有着其他科技公司(包括谷歌在内)难以具备的先发优势,那就是规格统一的巨大终端基数,这成为库克向谷歌安卓阵营将军的一记杀招。据统计全球活跃iOS终端设备已超过10亿部,而ARKit 现支持搭载苹果A9以上处理器设备,如果年底前有超过半数的苹果设备更新全新的iOS11,这意味着将有5亿部iPhone和iPad会支持ARKit。而这个目标对于苹果而言是唾手可得的事。

为了让Tango这个AR平台更进一步,谷歌选择了联想和华硕作为这方面的合作伙伴,而后者分别推出了Phab 2 Pro和Zenfone AR这两款手机。作为少有的支持真正AR体验的智能手机,它们在当时都很受关注。

图片 4

而安卓方面则没那么幸运。谷歌希望今年冬天搭载ARCore的设备数量能够达到1亿,目前仅支持自家Pixel与三星高端机型。据Google Play自家应用商店Pixel launcher下载量推测,过去一年Pixel设备出货量仅仅刚过100万,可见销量惨淡;而截止第二季度三星S8全球销量达到2000万台,眼下这两款手机加在一起出货量远达不到1亿目标。尽管谷歌同时与华为、华硕、LG等其他厂商正在商谈合作,但中短期内ARCore终端部署规模距离苹果ARKit仍然相当遥远。

然而Tango手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在于看似合理的深度感应摄像头后置方案上。一方面是因为优秀的应用还太少,另一方面也有技术限制,拥有深度感应摄像头加成的AR效果,并不比苹果那种单纯使用VIO技术的单摄像头方案好多少,但手机却因此更贵了,这使得Tango手机的高价位完全就在AR上,基本的硬件规格并不出彩。

至于这个工具能干嘛,这么说吧,有了它,你可以用安卓手机在现实世界里任意放“虚拟物体”,想怎么玩怎么玩,想怎么YY怎么YY,再也不需要什么贵得要死的专用硬件、传感器了。

技术形态双方平分秋色

相比之下苹果就聪明许多,即使是使用的是普通单摄像头配置,iPhone实现的AR效果也不比Tango那边差上多少——或者就目前的AR使用来说这已经足够。它将深感摄像头放在了手机前面,不仅能实现趣味自拍,更能够实现精确可靠的面部识别,以及传说中的人像光效。

来来,先分享几个外国开发商已经做出来的有趣互动。

iOS与安卓双方布局移动端AR的理由已然充分,但是二者的区别、优劣仍有待考究。从产品形态来看,ARKit、ARCore并非属于终端创新,而是基于已有终端和部件技术基础上做加法,而从传统的独立AR终端角度来看,又成了减法。

还有一点,那就是深度感应摄像头是非常耗电的。如果放后置,就相当于牺牲续航换取并不比传统方案惊艳多少的AR效果。苹果在续航和AR效果上做了一个平衡,将深度感应模块放在前面。无论面部识别还是趣味自拍,这都不是持续性很高的操作,很大程度上就节省了电量。

图片 5

ARKit配备了视觉惯性测量系统(VIO)用以计算6个自由度的动作。原理分成视觉追踪和惯性追踪两部分,通过捕捉运动与摄像传感器每帧画面像素点匹配(30fps以上视频流),再通过加速计与陀螺仪惯性测量单元实现得到6个自由度的位置信息。VIO架构出现已有多年,且行业认知度较高,而苹果的ARKit实现真实平面参照物叠加的强大之处在于通过算法优化提供了简易平面检测系统,二者共同作用构成iOS设备上的AR效果,我们在WWDC2017大会上看到的各种AR demo包括实用的宜家家居演示和3D卷尺应用均出自此。

不同的道路

在Google Home智能音箱随手画一个小人(相当简易了),打开音乐,它就会随着动次打次的音乐站起来跳舞。音乐不同,舞姿也不一样哦。

安卓平台的ARCore显然是基于Tango架构的。众所周知,谷歌的Project Tango于2014年面世至今已积累相当的技术成果,尤其在3D建模方面有颇高的造诣,Tango原型机也被称为一款“知道自己定位”的手机。但由于Tango项目高配的硬件模组和极其复杂的传感器标定与调谐让众多厂商望而却步,致使计划一度遭遇搁浅。苹果ARKit的做法算是对谷歌AR计划的一个倒逼,ARCore的推出很大程度上被看作是Tango的阉割或是低配,当然也不尽然。ARCore使用了Tango的单目SLAM+IMU方案并支持原生安卓、Unity、Unreal引擎和WebAR的开发,开放性这点显然更符合谷歌惯有风格。同时,ARCore也吸收了谷歌Tango和Daydream工作的大量成果,很多底层的事物早已成熟并且现成,所以当面对ARKit突袭之时,ARCore的推出虽然匆忙但是反应迅速,从demo来看各种效果也完全不输前者。

任何一项新技术要获得成功普及,它必须首先要有其独特性、创新性,但又不能太先进。太过先进,消费者难以接受不说,围绕它的生态也难以打造。如果太过普通,那么在这项技术上继续开发显然没有意义。苹果在这一点上做得就很出色,至少就ARKit来说是这样。

图片 6

AR大战会否蔓延至下一个产品形态——AR眼镜

如果都拿苹果推出过的产品来举例的话,谷歌的Tango就好像过去的Newton掌上电脑,而ARKit就是iPod。

突然关灯,虚拟的超大只狮子就会做出“宝宝好怕怕”的动作,很是可爱。

至于苹果、谷歌将来会否进入下一个AR形态譬如AR眼镜,我们先来分析当前的移动端AR给承载AR旧格局的智能头戴产品带来哪些影响。

Newton在当时毫无疑问是个野心十足的计划,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苹果希望为它搭载太多的新技术,最终反而让它成为了一个完成度不高,功能也不够实用的新产品——然而价位却仍然很高。这之后,Newton逐渐被Palm打败。Palm作为掌上电脑,虽说技术上没有那么多的亮点,但胜在更便宜,更实际。

图片 7

上个月美国知名科博Ars Technica刊文《内外交困:正在边缘化的微软AR业务如何自救?》从移动战略劣势、移动端AR兴起、头显设备趋弱几个方面分析了微软当前面临AR新格局的困境。事实上该文不仅针对微软HoloLens,同时也暗指Oculus Rift、HTC Vive、Gear VR这类传统智能头戴设备将遭遇冲击。我们认为来自移动端AR的冲击确实存在,但是对传统头显的影响应分类商榷。

谷歌的Tango就遇到了和Newton很相似的问题,它采用的技术太好,以至于主流消费者无法接受它的高成本。诸如SLAM这样的技术,苹果为了在ARKit第一版中完成普及,它是有意识选择不使用的。

之所以能实现真实有趣的互动,主要归功于三个关键技术:

首先是虚拟现实头显这块,VR所提供的沉浸式封闭体验并不能为移动端AR所取代,况且VR在重度游戏领域有着良好的延展性,这类产品将沿着原有线路继续迭代。受到冲击的方面,一个是投资者注意的转移,另一个是开发者数量的迁移,对原本陷入低迷的VR行业或许雪上加霜。

之所以说ARKit像iPod,是因为苹果在打造它们的时候目标都非常明确。iPod主打的是时尚随心的音乐体验,无论是功能、外观设计、内部空间,还是音乐的获取方式都完全围绕的这一点。ARKit也同样,苹果在设计时最首要的目标是让AR变得大众化,所以它要在AR效果、成本、技术、续航这些元素上求得一个平衡。

其一——动作追踪

其次是微软HoloLens所代表的高端AR产品,包括ODG眼镜和天国的Tango等。HoloLens和Tango的SLAM系统除了定位追踪还有许多其他手机端AR并不具备的特征,显然它们当下更适合面对B端市场和专有领域。同时譬如HoloLens所创造的“混合实境”以及更加丰富的表现与互动形式,从某种意义来看更像是来自未来的终端形态。

作为消费级电子产品,技术的大众化和平台化是非常重要的。苹果在实现这些上非常有经验,推广ARKit的手段也是驾轻就熟。所以相比起和Newton很像的Tango,苹果的ARKit一出手就得到了足够积极的响应。至少,开发者是愿意跟随去打造内容的。

利用手机内部的传感器、摄像头来观察房间中的特征点,ARCore可以准确估算出手机的相对位置,据此精准放置虚拟物体。

综上可见,移动端AR的兴起对当下各类智能头显产品冲击有限,两者关系更像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轨迹。同时可知,ARKit、ARCore的在C端的风靡缘于手机端庞大的用户基数和已有的成熟技术环境所推动,而智能眼镜作为独立的终端形态其产品技术进程必然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此外新终端的生态培育也不是中短期能够解决,其形成还须开发者的努力和消费者的认可。库克近期在瑞典接受外媒采访时谈到,打造优秀AR眼镜的技术目前还不存在,大多数技术挑战都可以解决,但问题是需要多长时间。这也间接表明苹果在入局AR眼镜问题上的谨慎立场。

战争刚刚开始

图片 8

最后

当然我们也不能说谷歌研发Tango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在这个过程中势必会获得非常宝贵的经验,而这些经验如今也即将转变成全新的ARCore。

其二——环境感知

由此可见,这场从移动端发起的AR大战之初,苹果ARKit借助自家规格统一、基数庞大的iOS设备实现快速规模部署而取得先手已经胜利在即,而今后碎片化过重的安卓设备能否借助85%的全球市占优势缓慢部署ARCore来扭转格局目前还不得而知。可以确定的是,在下一个终端形态诸如AR眼镜的成熟问世之前,移动端AR

谷歌显然已经明白了要打造一个靠谱的AR平台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ARCore和ARKit一样,同样致力于普及化。谷歌宣称ARCore的目标是要将优质的AR体验带给尽可能多的安卓设备,不需要什么额外的专用硬件。

名字很高大上,可实际上它很简单,就是用摄像头监测水平表面,比如桌子、地面。

是个必须值得一做的事物,它的活跃更像是一场热身,AR技术进程的加速需要这个缓冲和铺垫。

然而ARCore要真正普及,安卓严重的碎片化仍然是一大阻碍。就目前来说,只有三星最新的Galaxy系列和谷歌自己的亲儿子能支持ARCore。未来它能够推广到多大的范围,这都不好说。

其三——光线预测

作者:水哥 高级工程师,科技专栏作者,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IT评论,业界分析,不一而足。

苹果这边也有自己的问题。首先新出现的AR应用没能给人很好的第一印象,绝大多数早期上架的本质上都是Demo演示,几乎没有实用性。另外AR运行在旧款机型上时严重的发热和掉电也十分致命。

利用手机的传感器,ARCore能够感知环境的光照情况,以此来调整虚拟物体的材质、亮度 、阴影,让它的外观看起来更逼真。

【编辑推荐】

但不管怎么说,AR技术很有前途这是业界公认的事情,大厂们也势必会不断朝着这个方向走。我们可以期待上面提到的那些问题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得到解决,至于现在,战争才刚刚开始呢。

图片 9

作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的吃瓜群众,可能很多人和本喵一样,都好奇同样是在手机上实现AR体验,究竟苹果和谷歌谁更胜一筹呢?

图片 10

从现在的智能手机数量来看,不用说,安卓绝对是占很大优势的。

但问题来了,目前ARCore只支持谷歌Pixel和三星S8,其他手机系统需要升级到Android 7.0或最新的Android 8.0,只有到冬季推出正式版后,才有望支持1亿台现有手机机型。

苹果就不一样了,从2015年发布的现有的iPhone或iPad都能用ARKit。

图片 11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很多果粉都愿意升级最新系统,可安卓用户呢,难,所以光是系统升级就是个问题。

再有,在谷歌的展示过程中不难看出,虚拟物体在手机上和现实世界结合的稳定性和准确度还是和苹果有着一定差距的。

图片 12

安卓生态系统的分散化也是个难题,安卓手机相机、软件有N个,明显的差异化阻碍了它的大范围推广。苹果就不同了,它知道iPhone上都有哪些具体的硬件、软件,所以在虚拟物体的精准度上是OK的。

当然,不管谁比谁厉害,谁比谁稳定,ARCore和ARKit的相继推出都足以说明一点,那就是,AR时代真的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