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苹果和富士康同意大幅改善工人工作条件,美国公平劳工协会调查报告背后
公司要闻
苹果和富士康同意大幅改善工人工作条件,美国公平劳工协会调查报告背后
发布时间:2020-02-14 11:35
访问量:359

在美国公平劳动协会(The Fair Labor Association,下称 FLA)就富士康工作环境发表了详细的调查报告后,苹果和康士康踏出了有诚意的一步。他们发现富士康的三间厂房在过去的十二个月不仅不符合该协会的工时规定(60 小时,包括超时工作),更违反了中国大陆规定一个星期工作时数不得超过 40 小时和一个月不能超时工作超过 36 小时的法规;在生产的高峰时期,工人更每星期平均工作多于 60 小时。幸好,在此之后苹果和富士康同意大幅改善工人工作条件。厂方承诺将会在 2013 年 7 月达到大陆法规和 FLA 的要求,包括将每月的超时工作时数由 80 小时(超过一般地球人一星期的活动时间了...)大幅降到 36 小时。工人工时少了,厂方会如何保持他们原来的工资水平呢?答案就是会建立一套工资补偿机制。工时少了,在生产力的补偿方面,他们将会透过改善厂房环境,如扩建厂房和食堂等来期望工人在工时减少之下生产力增加。另外 FLA 亦都发现工人在「不成文」的超时工作下,例如超时 29 分钟或 59 分钟是不达到超时工作半个小时和一个小时的「标准」,他们是不能就此申领超时工资;在出席有关工作的会议等「非正式工作」活动时也是没有薪水的,富士康和苹果同意会就此补发工资。在工作环境安全方面,在受访工人之中有超过 43% 表示曾经目睹意外或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种类由弄伤手指到被车撞倒都有。FLA 也指出工会的代表多数是由厂方的管理层出任,不能真正地反映工人诉求,也违反了大陆有关的法规;富士康一一承诺改善,包括改良意外回报和管工制度,也会确保工人代表的选举不会受到管理层干预。最后,希望苹果和富士康落实承诺,不要开空头支票喔;工人们,感谢您们的付出!更详尽的数据可以到引用来源找到。

图片 1

此前指责富士康存在工作超时、违反劳动法规等问题的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LA近日发布了最新进展报告。

  苹果的血汗工厂风波出现重大“进展”。昨日,美国非营利机构公平劳工协会(FLA)发布报告称,苹果供应商富士康存在数十桩违反劳工权利的行为,如加班时间过长、“克扣”加班工资等,甚至存在违反中国劳动法的行为。昨日富士康发布声明称,将会全力以赴改进问题,作为苹果公司的商业伙伴都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及FLA的工作准则。

近期缠绕富士康的事情,不仅有入股夏普成为其最大股东之后对决三星的谋划,有薄熙来停职之后对于重庆笔记本电脑产业发展项目出现跳票危机的担忧,还有近日被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LA)调查所带来的困扰。

报告称,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3家工厂已经改善了劳工工作状况。不过,该报告还指出,尽管目前富士康已经将工作时长控制在60小时以内,但距离每周工作不超过49个小时(包括加班不超过9小时)仍有差距。

  昨天记者致电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但未能取得联系。

FLA调查报告,提出了富士康在工作条件方面的诸多不足以及多种违反劳工法的行为。自富士康员工连环跳楼事件曝光后,富士康就给公众留下血汗工厂的形象。真实的富士康究竟是什么?

多位深圳以及成都富士康厂区的员工昨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目前工作时间确实有所减少,但是因为管控加班数,他们拿到手的工资越来越少。有员工甚至因此而辞职。

  3.55万名富士康员工参与调查

FLA调查

加薪希望落空

  此次的调查历时约一个月。2月上旬,在舆论压力之下,苹果公司邀请FLA对组装工厂进行调查,其中包括富士康位于深圳和成都的工厂。

今年3月,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air Labor Association,以下简称FLA)进驻富士康科技集团深圳总部,对3.5万名员工进行了为期一个月左右的调查。主要以问卷为主,面谈为辅。

根据FLA此前发布的首份报告,富士康三家工厂出现的问题包括,加班时间过长,平均每位受调查的员工每周工作时间超过60个小时,拖欠员工工资或者待遇过低,超过六成员工表示薪酬满足不了其基本要求。随后苹果和富士康接受了FLA提出的整改要求,并制定了长达15个月的改善计划以及完成目标日期。

  富士康为苹果生产从iPhone到iPad等产品,是苹果最大的代工工厂。

这是FLA首次受委托,对美国苹果公司商业伙伴所进行的独立评估调研,也是有史以来对中国电子制造业采取的规模最大、项目最多的评估调研。FLA是一家以改善劳动环境为宗旨的非营利组织,成员机构包括企业、高校和社会团体等。本次调查主要集中于工作时间和薪酬,以及健康和安全问题。

“2350元的底薪,扣社保190元,住房公积金120元,住宿费110元,再加上吃饭的钱,日子其实并不好过。”一位富士康龙华厂区的员工告诉记者,工作量是富士康生产线的工人工资的重要考核指标,现在大多数人的心态都是宁愿辛苦些,也想多加班。

  FLA此次发布的这份报告是多份报告中的第一份,内容涉及富士康旗下的深圳观澜、深圳龙华和成都工厂。FLA团队已对三家工厂中3.55万名员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进行了调查,包括薪酬和工作时长等。此外,审计内容还涵盖对制造区、宿舍区及其他设施的检查等。

富士康在一个月当中,先后组织数万员工放下手中工作,每人要付出40分钟左右的时间参与答卷。富士康按照FLA的要求提供了花名册,让他们随机抽取名册上的员工,然后安排人员去组织,参与调查问卷或者面谈。

成都富士康厂区的工人黄婷告诉记者,目前的收入和过去相比有所减少,因为过去每月加班不受管控,但是现在每周最多工作60个小时。“在成都的新进员工每月基本工资原本1350元,现在1550元,本来说今年5月份会继续上涨,但是因为FLA来调查后说富士康加班厉害,就没有调成。”

  加班以30分钟为单位计算,不足不付

FLA共去了富士康科技集团所属深圳龙华、观澜、成都三个苹果产品生产厂区。FLA在富士康做了3万多人的调查。

富士康CEO郭台铭特别助理胡国辉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缩减员工加班时数是努力目标,但也有不少人希望借由加班多赚些钱,因此将与员工沟通生活品质的重要。

  在这份13页的审计报告中,FLA列出50个与其行为准则及中国劳动法相关的问题,其中包括卫生和安全、工人代表以及工资和工作时长等领域的违规行为。

3月30日,他们做出了独立评估报告。

FLA总裁兼CEO奥瑞特·范·希尔登指出:“富士康面临着员工期望的挑战,显而易见的是,很多员工到深圳打工的目的就是短时间内挣到尽可能多的钱,对他们而言,加班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发现很多人都十分关注富士康加班时间缩短后是否会导致工人工资的缩水。”

  FLA表示,在富士康的这三家中国工厂中,有60%以上的员工称其工资无法满足基本需求。在这三家工厂中,工人的平均月薪为人民币2257元(约合358美元)到人民币2872元(约合455美元)。

读到这份报告,徐丽(应本人要求化名)的嗓音几乎是提高了8度:“富士康怎么总是被外面讲得一无是处啊,跟同行业对比,富士康不管福利待遇,还是工作环境,都是一般代工企业没办法比的。”

工人调配机动性增加

  调查还发现,14%的富士康员工可能无法拿到被拖欠的计划外加班工资,原因是富士康以30分钟为增量来支付加班工资。也就是说,如果加班29分钟,那么就无法拿到加班工资;如果加班58分钟,那么就只能拿到30分钟的加班工资。

徐丽显然不希望她所在的企业被外界贬损。她是富士康科技集团一名行政工作人员。家在本地。她参与组织并参加了FLA的调查问卷。

除了加班管控,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的李琪洪告诉记者,集团从今年开始特别注重成本的管控,比如说人力管控和物质管控,一部分员工需要面对跨部门的分流。“哪个部门业绩下滑,有多余的人力,就把这些多余的人力调配到其他部门进行支援,不再是某条生产线的员工,而是变得更加机动了。”

  就工作时长和薪水而言,FLA在报告中称,在过去12个月时间里,所有上述三家工厂的工人工作时长都超出了中国劳动法规定的标准,也超出了FLA的每周工作60个小时标准。FLA称,富士康已经同意在16个月内遵循与此相关的规定。

徐丽称,她认为很多调查项目倾向性太强。有些问题的选项,让你没的挑。比如问有没有超时加班?然后列出超时加班时数,只能从中选一个。事实上,还存在有无超时加班的情况,但备选的选项中没有。但最终还要选一个,因为这是电子问卷,上一个不完成,下一个题做不了。又必须把题都做完,否则交不了卷。

李琪洪表示,7月24日,包括他在内的约五六百名员工被通知到龙华厂区E10a餐厅综合楼5楼集合,“那是我们的教育训练教室,到的时候发现是转移说明会,我们当时所有人都让签订iDSBG事业群员工移转至SHZBG事业群的同意书。”

  此外,在卫生和安全领域、工人代表方面,富士康也存在违规行为。

富士康官方对于FLA评估报告,3月30日发布声明称,对FLA调查和评估报告表示“接受”,并“给予充分的理解和支持”希望对于苹果公司其他商业伙伴,“都能借此评估结果受到尊重,并获得一视同仁的标准。”

当天下午,李琪洪和所有参会的员工签订了SHZBG事业群员工岗位异动切结书,并根据他们的意愿,分别分配到E区或G区上班。李琪洪选择了距离住处较近的G区上班。

  ■ 放大镜

富士康科技集团总部周边群商务总处媒体办公室陈晓亮在回复本报时表示,集团承诺针对FLA此次评估调研结果所提及的需改进的问题,将会全力以赴,并同美国苹果公司一起逐步规划来确保贯彻实施。对于报告中涉及有悖中国相关劳动法规及FLA组织工作准则的问题,富士康表示,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及FLA的工作准则。

此前,李琪洪主要为New iPad的生产工人,底薪有两千多,加上加班费,每个月差不多有4000元。“过去8小时的正常班加上2个小时的加班时间,在今年2月份最高峰的时候可以做到每小时150到180台平板电脑。”但是现在变得有点闲。最近三个月每月实际工作的天数平均不到20天,月收入大约3500元,除去吃饭和住宿的钱,他现在每个月只能剩下不到1000元。 “我已经交了辞职信,准备离开富士康。”李琪洪说。

  FLA称郭台铭“希望遵守规则”

尴尬处境

富士康科技集团周三表示,将努力缩减劳工每周加班时数不超过9小时;目前整体经营成本仍高,但预期明年将改善。

  富士康计划明年7月前实现“完全遵守”与工作时长相关的中国法律的目标

FLA报告指出,14%的工人可能没有获得“公平的计划外加班工资”。64.3%的工人认为自己的工资无法满足基本需求。FLA建议之一,是在2013年7月之前将工作时间降至每周最长40小时,并将加班时间限制为每月最长36小时——这是中国法律规定的上限。

FLA指出,富士康的三家工厂必须在明年7月前完成上述目标。这意味着必须要缩短生产周期,这样就能控制在49个小时内完成,或者就是扩大招工规模。FLA总裁兼CEO奥瑞特·范·希尔登指出,下一阶段的整改对于富士康来说是个挑战,因为如此大的变动会给员工带来不稳定性和焦虑。

  FLA总裁奥莱特·范·赫尔顿昨日表示,针对调查结果,“富士康CEO郭台铭本人提出多项建议,并决定抢先一步采取措施。他不仅希望增量式的改变,还希望挑战底线。他希望完全遵守相关规则,这给行业中的其他公司设定了非常高的标准。”

按照FLA建议,要实施上述措施,富士康需要招聘并培训更多工人,同时增加薪酬来弥补工时的减少。

华南某高校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对记者表示,供求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遵照劳动合同法来走,其他企业也开始慢慢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对于富士康来说这是一个难解的难题。富士康是鸿海的下属企业,目前,富士康的员工总人数已经接近120万人,其中大陆员工超过100万人。

  FLA称,富士康已同意为所有加班时间向工人支付公平的工资,在常规工作时间以外进行的工作相关会议也将计酬。此外,富士康和苹果已同意向任何被拖欠加班费的工人发放追溯性的补偿。此外,在调查进行的过程中,工作场所中的多种安全问题已被纠正,如出口堵塞、个人防护设备存在缺陷以及许可证缺失等。

上世纪90年代,鸿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选择进军中国大陆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好大陆的成本优势,尤其是人工成本很低。而今,这种成本优势正渐行渐远。

  富士康还同意与FLA合作,对许多违规行为作出补救。如在2013年7月1日以前实现“完全遵守”与工作时长相关的中国法律这一目标等。

今年2月17日,鸿海集团宣布,自2月1日起再度全面调涨大陆各厂区基层员工基本薪资,加薪幅度为16%~25%。这是富士康根据各地调整后的社会最低收入标准,进行的一次大范围调薪。也是自2010年以来的连续第三次大幅加薪。-目前,富士康深圳地区基层员工的基本薪资已由三年前的900元调升为1800元起,考核后能达到2200元以上。如果加上加班费,表现好的,当上线长、组长,还能拿到管理人津贴,薪水高者可以拿到每月4000~5000元工资。

  FLA估计,为取消不合法的加班时间、提高安全协议、改善员工住宿和其他便利措施,富士康需要雇用数万名新员工。

在烟台打工的杨海金曾在富士康模具厂工作了6年,去年离职。眼下自己做点小买卖。他对本报称,富士康工作条件相对还是蛮好的。但他认为富士康也精于算计。他的朋友在富士康一线当作业员,近期底薪涨到了1500多元。他说,外表看,底薪蛮高的,但这是把饭费和住宿都计算到底薪当中。他说,此前员工吃饭住宿是免费的。看上去底薪很高了,但如果扣除饭费、住宿费,就只剩1000多元。涨工资就没有多少意义了。加上控制加班,每月工资拿出去买一件衣服就几百元,实在感觉入不敷出。其实按照原来标准还是蛮好的。

  此后,FLA还将继续对苹果供应链进行审计。当审计完成时,FLA对苹果供应链的评估将覆盖90%以上苹果产品组装所在的工厂。

徐丽称,富士康被指加班和工资问题,其实当地政府也是有责任的。深圳物价那么高。最低工资标准也在不断上调,企业有很大的成本压力。富士康工厂目前正在大举迁往内地。深圳未来将仅作为研发基地和质量测量中心而存在。

  ■ 当事方说法

目前,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布局包括深圳、佛山、中山、东莞等珠三角地区,昆山、杭州、上海、南京、淮安、嘉善、常熟等长三角地区,烟台、北京、廊坊、天津、秦皇岛、营口、沈阳等环渤海地区,还投资太原、晋城、武汉、南宁、郑州、重庆和成都等中西部地区。

  富士康:将全力以赴改进问题

加班悖论

  昨天富士康科技集团对此发布声明称,此次为FLA首次受委托对美国苹果公司商业伙伴所进行的独立评估调研,是有史以来对中国电子制造业采取的规模最大、项目最多的评估调研。

外界提到富士康,就会联想到三年前十几名员工连续跳楼的事件。而富士康管理层对于员工加班、工资等问题,也一直敏感。相当多的富士康内部员工的反映,跟外界认识却有很大的反差。

  针对FLA此次评估调研结果所提及的需改进的问题,富士康在声明中承诺将会全力以赴,并同美国苹果公司一起逐步规划来确保贯彻实施。

杨海金对本报说,富士康的基层员工为了多拿工资,都愿意加班。打工就是想多赚钱。现在控制加班,就拿不到高工资。

  富士康表示,对于报告中涉及有悖中国相关劳动法规及FLA组织工作准则的问题,除了继续支持苹果公司的基本原则外,作为苹果公司的商业伙伴都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及FLA的工作准则,与此同时,富士康也希望能带动其他的商业伙伴一同恪守此项基本原则。

凌涛也曾是富士康的一名员工,他称:“加班当然愿意,加班费是正常工时费的1.5倍。节日更多。”凌涛对本报表示,原来他在岗时,最多可以每月报80个小时加班,结果后来从80小时落到40小时再到20小时。直到后来不准加班。在他看来,很多外地来打工的,就是为赚钱来的,不加班怎么赚钱?不赚钱,怎么回家过年?“富士康有超时加班,但是有客户同意书,是经过苹果允许的,而且超时加班,是员工自己申报的,并没有强迫加班,都是出于自愿。系统管控中,现在每天只允许加班2个小时。不管怎么排班,只能加班2个小时。多了也不给报。”徐丽这样解释加班问题。

  此外,富士康还表示,希望对于苹果公司其他商业伙伴,都能借此评估结果受到尊重,并获得一视同仁的标准。

富士康工资的调整比较频繁,公司会根据深圳市和其他工厂所在地最低工资标准,做一个薪资检讨。集团每年,都会有一次薪资作业检讨。

  苹果:将考虑加大工人权利

徐丽说,员工中总是有部分是踏实肯干的,还有些是比较聪明伶俐的。有些人调薪调不了,不考虑自身表现不够好,就会怨天尤人。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这么多人,如果没有管理机制的话,拿什么管人,有表现好的和不好的,都加一样的工资,也不公平。

  昨天,苹果对FLA的审计结果表示,“我们感谢FLA为审查富士康的工作条件所做的一切。我们完全支持他们给予的建议。我们会考虑加大工人的权利并帮助他们理解拥有权利的必要性。”

杨海金称,富士康烟台一个普工底薪1000多元,从前加班可以拿到4000多元。现在控制加班,每人只能拿不到2000元,肯定有很多人心里不爽。他们不会想当时多辛苦,现在多轻松。只是看口袋里的钱太少了,要求加班,但公司不让加班。加了班也报不上去,也不给调休,也产生很多不满。

  “我们的团队在致力于工人培训、改善工作环境和将苹果的供应链打造为产业示范付出了多年的努力,而这也是我们要求公平劳工协会进行此次审查的原因。我们同意公平劳工协会的目标,使得正在富士康得以发展的新的劳动标准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并提高各地生产工厂的整体水平。”苹果在官方声明中称。

  本周,苹果CEO蒂姆·库克正在中国访问,并造访了富士康郑州工厂的iPhone生产线。但富士康及苹果公司未披露库克的详细行程及相关信息。

  ■ 律师说法

  “富士康应承担法律责任”

  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认为,劳工组织认为富士康不符合劳工组织要求的行为,可以根据劳工组织有约束力的条款,对富士康进行违约处罚;至于富士康违反我国法律规定的部分,就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于国富称,我国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给劳工提供必要的劳动条件、准时发放工资。如果没有,就需要接受处罚并及时改正,对于没有改正的企业,企业所在地的劳动监察部门可以要求其停业整顿。“让员工加班,用人单位不是支付加班费就可以的。我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工作时间是每天不超8小时,每周不超过44小时,加班每月最多不超过36小时。如果企业要求员工长时间高强度劳动,劳动行政部门应对企业进行行政处罚。而从民事的角度讲,劳动者也可以主张自己的权利,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投诉。”

  至于富士康以30分钟为增量来支付加班工资的行为,于国富认为,这属于克扣工资行为,员工加班时间应该据实计算。

  ■ 链接

  苹果被指“奴役劳工”

  2006年以来,苹果对富士康的工厂进行了40多次审计,但从未在报告中提出这些问题。

  此前,媒体屡次报道苹果使用“血汗工厂”来生产其产品,一些环保组织及抗议人士数次在苹果零售店外组织过抗议活动。去年9月,苹果香港零售店开张时,抗议人士曾打出“停止奴役工人”的标语。

  去年2月,央视《焦点访谈》披露:自2009年下半年以来,江苏联建公司有多名员工患上了四肢无力、手脚疼痛,甚至晕倒的“怪病”。得病的原因是该公司用有毒化学溶剂,让员工擦拭苹果手机显示屏。

  去年9月,五家环保组织发布调查报告,称苹果公司在华27家疑似供应商存在严重环境问题,产生“牛奶河”,重金属超标近200倍,附近居民疾病高发。

  今年1月,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苹果供应商劳工待遇方面诸多问题,包括使用童工、超负荷工作等。

  今年2月,一些抗议人士聚集在苹果位于美国华盛顿西区的苹果零售店外,要求苹果改善中国供应商的工作环境,当天在全球多地的苹果零售店外出现了类似的请愿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