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红毒蛇的复仇,倘若你不幸穿越到了权游世界并且被判有罪
公司要闻
红毒蛇的复仇,倘若你不幸穿越到了权游世界并且被判有罪
发布时间:2020-03-26 06:55
访问量:359

最近,在《冰与火之歌》中的一个桥段,给各国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红毒蛇和魔山生死决斗,最终红毒蛇功亏一篑,被魔山反杀,场面堪称暴力美学的典范。

问题:《冰与火之歌:权利的游戏》中,亲王红毒蛇和魔山决斗的结局是否刷新了你的三观?为什么他要在魔山还未死透的时候就急迫的开始指责他的罪行?

各位权游迷们大家好,小编最近重刷了权游并读了原著《冰与火之歌》,希望能赶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到来之前带领大家熟悉、理解权游前面七季的构架、人物、剧情。

图片 1

图片 2红毒蛇与魔山的生死决斗,图片:HBO

回答: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权游世界的是非判断”。

在《冰与火之歌》这本旷世巨著中,无论多么光鲜亮丽、看似核心的角色,都有可能随时领了便当,红毒蛇奥柏伦·马泰尔亲王就是其中一个。

不过,他们为啥要决斗呢?这事关一个严重的指控:面对姐姐瑟曦·兰妮丝特的弑君指控,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选择了“决斗裁判”。红毒蛇出任小恶魔的代理骑士,出战瑟曦的代理骑士魔山。

有句俗话叫,主角胜于嘴炮,反派死于话多。红毒蛇虽然不是反派,也不是主角,但却完美的体现了什么叫死于话多。

图片 3

红毒蛇是多恩亲王泰朗的弟弟,全名叫奥柏伦·马泰尔,魔山是兰尼斯特家族的骑士,全名格雷果·克里冈,猎狗刚铎·克里冈的哥哥。

图片 4

《权利的游戏》中,红毒蛇与魔山的生死决斗,表面上是因为小恶魔比武审判。实际上,红毒蛇并不是为了小恶魔伸张正义,而是为了妹妹伊莉亚。

伊莉亚是坦格利安王朝末代太子雷加的妻子,在劳勃·拜拉席恩和史塔克发动的“簒夺者”战争中。魔山不仅残忍地奸杀了伊莉亚,还把她的一子一女活活扔到墙上摔死。

奸杀妹妹、残杀外甥,身为舅舅的红毒蛇岂能放过这个仇人?

但问题是,在红毒蛇看来,轻而易举的就让魔山死去实在是无法解恨。

十多年来,红毒蛇不仅对魔山,而且对兰尼斯特家族恨之入骨。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仇恨一天一天在增加。

事实上,如果论武力,强壮但笨重的魔山并不一定能打过灵巧的红毒蛇。

图片 5

这一点来说,红毒蛇对自己是有信心的,为了让魔山死的更加痛苦,红毒蛇还在枪头上抹了毒药——可以让魔山在痛苦中慢慢死去——一下子就死简直是便宜这个恶魔。

小恶魔的比武审判,围观的不仅仅有君临城的老百姓,还有包括瑟曦、泰温等无数兰尼斯特家族成员。所以红毒蛇不仅仅要杀了魔山,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兰尼斯特家族的罪恶,要魔山在痛苦中喊出伊莉亚的名字。

可惜的是,红毒蛇没有想到,魔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机器,一个杀人机器,一个可怕的杀人机器。

当多年以来积累的仇恨得到伸张之际,红毒蛇太过兴奋,他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中,忽视了魔山的反击,最后导致了自己的惨死。

图片 6

不过,尽管红毒蛇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魔山也从此成了一个“生不如死”的活死人,对于九泉之下的伊莉亚来说,也许是一个迟来的正义吧。

首先,我们来进行一个假设,假设你非常不幸地穿越到了《冰与火之歌》的世界,地点还是维斯特洛大陆,幸运的是你是一名七国中的贵族。

他的戏份集中在卷三《冰雨的风暴》中,当时,他被道朗亲王派到君临,作为多恩领的代表参加乔佛里国王的婚礼。这位维斯特洛著名的双性恋,在短短的几次出场后便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羁的作风,浪荡的言行,他出人意料地要作为提利昂的代理骑士参加比武审判,以及最后领到一份最为惨烈的便当,无疑是当时君临权力的游戏中一股泥石流。

或许你还会好奇,一场决斗可凭什么以分出是非?这还得从神意审判说起。

当然,红毒蛇肯定不知道“社会我x哥,人狠话不多”这句话,否则小恶魔的比武审判就是另外一个结局,届时流传在君临的就是“社会我毒蛇哥,人狠话不多。”

谢谢阅读。

回答:

因为奥柏伦要让魔山亲口承认他的罪行,死人可就开不了口了。

结果他万万没想到会被魔山反杀。(或许应该是万万没想到被马丁写死了)

作为贵族,你又犯了罪,把一个你看着非常不爽的另一个贵族给杀了,原因是某天回家他出现在了你的床上,身旁还躺着你的老婆。

文字有时候能展示更多的细节和想象空间,但影视的画面冲击常常会有更震憾的效果。红毒蛇大战魔山的画面,至今仍在我的脑中盘旋,那最终让红毒蛇陨命的残暴镜头,在二刷《权力的游戏》这部剧的时候,我愣是不忍再看一遍。

天佑好人

在古老而漫长的时间里,有神论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都占有主导地位,生活中的大小事情都得征求神明及其代言人(教皇、大祭司或巫师等人)的同意,大到婚丧嫁娶、战争结盟,小到修房子、挖水渠,都得给神明几分面子。而遇到更重要、更疑难的问题,比如说涉及审判和刑罚时,似乎就更有必要恭恭敬敬的听取神明的意见了。这种尊重,就演化成了一个看似很合理的推论:

神明会保护那些清白无辜的好人,而惩戒那些犯了罪的坏人。

当然,神的意志并不是那么容易分辨的:什么算是“保护”,什么又算是“惩罚”呢?如果仅仅是口头赌咒发誓,并无多大的威慑力;很显然,必须放到特别的环境里才能体现出来。

比如,《圣经》里提到过一个典故:希伯来人但以理(Daniel),被巴比伦人掳去,顺风顺水做到了丞相的位置。其他大臣很嫉妒,就设下陷阱将其入罪:以国王的名义下令,30日内不允许向除国王外的任何人祈祷,但以理却公然违反了这一命令,坚持每天向上帝祈祷。于是,他被扔到了狮子坑里。而上帝的天使封住了狮子的嘴,所以但以理安然无恙。次日,那些陷害他的大臣们(及其妻女)刚被扔到狮子坑里,就被一群狮子扑上来变成了午饭。(但以理书 6:24)

图片 7《狮子坑中的但以理》(1613-1615)彼得·保罗·鲁本斯。

类似的,但以理的朋友们还被扔到了烧窑中烘烤数日,结果身上连烟火气都没有。

这一典故的真实性已无从考察,但从中不难看出这种朴素的正义感:只要是清白无辜,就能得到神明(上帝)的保护,哪怕看似再危险、再致命的威胁,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而人间的裁判官们,就是要给被指控犯罪的人创造出种种致命威胁,让神明(上帝)的意志充分展现出来,如果此人果真没有受伤或者没有死亡,则说明上帝的确保佑了他,证明他确实无罪。这种裁判方法,就被称为“神意审判”(Trial of Ordeal)。

在法庭审判时,虽然对方家人提供的证据十分充足,你就要被判死刑了,但是没事啊,还可以用最后的一招:“比武审判。”

看到很多网友评论说,红毒蛇奥柏伦·马泰尔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范。首先,提出要做提利昂代理骑士就是作死的开始,红毒蛇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给他姐姐伊莉亚报仇,才接比武审判这活的。连他的情妇在看到魔山后也惊叹:“你要跟他打?”可见魔山光是往那一站就能吓死人了。

剑与火,面包和奶酪

试验开始之前,审判官或大祭司,往往都需要进行一个冗长的宗教仪式,呼吁神明关注此案,给邪恶者以最严酷的惩罚,对善良虔诚的信徒则予以保护。嫌疑人往往也需要公开声明,如果自己确实犯有被指控的罪行,则甘愿接受神明的谴责和诅咒。

仪式完毕之后,就会开始试验;而试验的内容,在不同地区、不同时代有许多千奇百怪方案。

比如,一种做法是把烧红的铁犁放在地上,再让嫌疑人赤脚从上面走过,倘若完全不受伤(几乎不可能)则说明此人是无辜的。卢森堡的康妮甘迪,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二世的皇后,曾被主教诬陷有作风问题,她毫无惧色的走过了七张烧得通红的铁犁,脚掌却丝毫无损。于是,不但指控不成立,她还得到了国民的高度敬仰与拥护。

衍生版本则是让嫌疑人徒手从火炉里拿出一根烧红的铁棒,或者让嫌疑人徒手从沸腾的开水或油锅中捞出一块石子;然后,允许给嫌疑人包扎伤口并涂油,三天后由僧侣打开包扎检查,如果伤口愈合得很好,则说明此人得到了上帝的祝福——所以当然就是无辜的啦。

图片 8卢森堡的康妮甘迪通过烧红的铁犁(左)与嫌疑人手持烧红的铁棒(右)。图片:Wiki Commons / Britannia

另外一种方案,则相对要“人道”一点,即所谓的“圣餐”测试。嫌疑人往往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教士拿起一块曾在圣坛上祝福过的面包或者干酪,将其塞到嫌疑人的嘴里并责令其吞咽。据说,如果此人真的清白无辜,则会毫无困难的领受这些食物;而如果他真的做过遭致天谴的行为,这些神圣的食物则会将其哽住,乃至将其噎死。

一种传说认为,威斯克斯公爵戈德温(Godwin, Earl of Wessex, 1001-1053)就是在吃面包时噎死的(罪行是毒杀了国王的弟弟),这更为这种测试增加了几分可信度。不过,也有史料怀疑其死于中风。

当然,这种测试有个小问题,即面包的大小、干湿程度缺乏统一标准,教士的裁量权较大。

而其他种类的测试,内容都大同小异,包括穿过火堆、服下有毒物质等等。这些做法在中世纪的欧洲(英格兰、法兰克)相当流行,直到公元12世纪左右才逐渐被废止。

图片 9

第一次读《冰火》时我一直觉得,即便说红毒蛇之前的碎嘴子是一种战术的话,那之后坚持让魔山说出伊莉亚的名字一定是被仇恨控制了头脑。在魔山倒地的时候,他有很好的机会可以杀掉魔山,取得彻底的胜利,但他觉得杀了魔山仍不够解恨,他知道魔山是凶手,但幕后主使是坐在台上观战的泰温·兰尼斯特。他不能对泰温动手,所以要折磨魔山,要让魔山开口说出伊莉亚的名字,要让泰温听到、看到他的复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信念不只是一种受头脑支配的思想,也可以是支配头脑的思想。

以神的名义战斗吧!

相对上面那种自虐的方式,“比武审判”(Trial by Combat)似乎更能够体现人的能动性。在这样的审判中,指控者和被指控者,或者是被指控者和证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一次角斗,失败者就被认为是丧失了神明的支持,所以一定是在证词中撒了谎。

这种格斗有若干限制:通常只有双方都是贵族阶层才能进行,但如果一方是女子或老人、儿童时,则可以由他人代替当事人上场战斗。双方通常可以穿戴皮甲,但通常不会使用骑士长枪,也不允许骑马。不过,战斗是动真格的,倘若一方被失手杀死,只能自认倒霉——而且还会被认定是遭到了神明的诅咒。

图片 101409年发生于奥格斯堡的一场比武审判。保罗·赫克托·梅尔绘于1540s

战斗通常都是一对一的形式进行,但并不排斥双方群殴的可能。1396年,在苏格兰的北岛地区(North Inch,位于苏格兰佩思地区,今天已成为一个公园),两个部族因为土地所有权的纠纷,经过国王罗伯特三世许可,决定采用比武审判的方案裁定是非。清晨,双方各30名勇士,挥舞着长剑短刀、斧头锤子混战一团,一直杀到中午。最终,胜利一方将对方全数收拾(除了一名开战就匿了的),而己方也付出了19人牺牲的代价。

而本文开头提到的红毒蛇和魔山之战,大概也就是这种意思吧。

比武审判的传统来自于维斯特洛大陆的七神的宗教信仰,人们相信诸神会站在正义的一方,在两位武士进行比武审判的时候帮助那个无罪的人。

我们知道奥柏伦亲王有八个私生女,可能实际上还不止这个数,而且他把情妇养在宫里,一到君临就找妓院,还是带着情妇一起去的。这些行为让人觉得他是个不靠谱的人,当时还觉得多恩怎么派这么个货色作为政治代表出席,道朗亲王是不是傻。

没事?那就有事啦!

风水轮流转,神意裁判到了15-17世纪,突然又来了个180°的大转弯,被用在了所谓的“女巫测试”之中。

当时的欧洲,特别是英国,对所谓“女巫”相当敏感,举国上下搞起了抓捕女巫的活动。这些指控基本都荒诞不经、缺乏证据,而当地治安官或教长,则会采取类似神意裁判的方法来鉴别,但标准恰好相反:如果你没有被淹死,则说明你使用了巫术。理由是因为女巫害怕接触圣水的恩泽,所以河流也不愿意接纳她们。

图片 11将女巫丢进水中的测试。图片:Northern Kentucky University

比如,1717年,在英格兰地区,被指控为女巫的莱切斯特母女被迫接受测试:她们被捆绑着扔进了冰冷的河流里,而证人表示“她们像是软木塞一样飘在水上”,所以肯定是女巫无疑。

那么,如果嫌疑人沉下去呢?会有专人通过她们腰部的绳子拖拽她们上岸。但是,在实际执行中,常常有人来不及被救上岸就溺死了,或者因为多次丢到水中呛水而直接认罪,测试实质上沦为了刑讯逼供或法外私刑。

由于你比较有钱,请得起更为厉害的武士,赢了比武审判。

道朗亲王当然不傻,道朗这位厚黑学高手,身患严重的痛风病,双腿不便行走,所以很多政治活动都是有奥柏伦来执行。相比道朗的隐忍,奥柏伦还是相对更激进一些的,如果比武审判的事申报给道朗,那肯定通不过审批的。然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亲王呢。

结语

随着科学的昌明,人类也逐渐摈弃了神意裁判这种明显缺乏依据、容易被人为操纵的审判方式,包括实质是强者通吃的“比武审判”,转而寻求更公平、公正的法庭聆讯,依靠实实在在的证据来裁决是非,这无疑是一种伟大的进步。

当然,神意裁判的残迹偶尔也依然能够看到。比如,在福尔摩斯系列小说中《血字的研究》一案里,杰弗逊·侯波就交给仇人两粒外观一样的药丸,逼迫其选择一粒吞下,而自己也吞服另外一粒,因为他相信,“老天爷决不会让他那只罪恶的手,拣起那无毒的一粒的。”(编辑:老猫)

于是你被判无罪,因为这是诸神的意思。

重读《冰火》的时候发现,奥柏伦其实是非常有政治头脑的文武双全的高级人才。

参考资料

  1. 维基百科:神意裁判
  2. 维基百科:比武审判
  3. 威尔士历史博物馆

在《权力的游戏》的剧集中,小恶魔有幸两次经历了比武审判,第一次因为金钱的诱惑,波隆替他赢了比武审判,那一次他确实无罪。

据说他周游九大自由贸易城邦,与毒剂师交易,习得各种黑暗伎俩;他就读于学城,在厌倦并辍学以前,已打造了六根链条;他在狭海对面的争议之地当佣兵,起初效力于次子团,后来又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关于他的比武,他的战争,他的决斗,他的坐骑,乃至他性趣的传闻多如牛毛……谣传他男人女人都睡,多恩领全境都有他的私生女,这些女孩被称为“沙蛇”。

扩展阅读

  • 萨勒姆女巫,异见的牺牲品

第二次则是因为运气好,恰好奥伯伦·马泰尔想要为自己的姐姐伊莉亚报仇,于是就代小恶魔和魔山打。

光看这段介绍就能感受到一个牛逼闪闪的怪才。次子团、佣兵让人联想到龙妈身边的达里奥·纳哈里斯;在学城辍学之前就拿到6个学位,这不是少年科技大学天才么。

相关小组

  • 冰与火之歌
  • 谋杀 现场 法医

图片 12

跟道朗的厚黑不同,奥柏伦有奥柏伦的打算,他周游世界不光是游山玩水了,还与布拉佛斯签了密约,他在代理出席比武审判之前,跟提利昂说:“人们都说兰尼斯特有债必还,今天的流血之后,你或许该同我一道返回阳戟城。看到凯岩城的法定继承人,我哥哥道朗定然喜出望外……特别是假如他带上可爱的妻子,临冬城夫人的话。”奥柏伦亲王心里的算盘可不只是杀个魔山那么简单。

其实奥伯伦靠着速度和技巧是赢了魔山的,但是因为话太多最终被极限反杀了,这一次,小恶魔无罪,诸神再一次没有站在正义的立场上。

篡夺者之战刚结束那会,就有传言奥柏伦要为韦赛利斯起兵,后来琼恩·艾琳出面护送勒文亲王遗骨到阳戟城,与道朗亲王当面谈判,才平息了此事,但奥柏伦一直宣称要为他姐姐伊莉亚索要“正义”。从跟提利昂的对话中我们知道,奥柏伦和他姐姐伊莉亚从小就关系很好,因为只相差一岁,所以一直在一起,按奥柏伦的话说,就像瑟曦和詹姆。

由此可见,

他还给提利昂讲了个故事,关于当时在提利昂刚出生的时候,他和伊莉亚去凯岩城的相亲之旅。一路上,对伊莉亚的求亲者众多,但她都看不上,奥柏伦给这些求亲者起了各种绰号,什么懒眼皮大人,果酱唇绅士,陆行的鲸鱼之类。有个像样点的贝勒·海塔尔,伊莉亚差点爱上他,可不幸的是他在聚会上放了个屁,被奥柏伦迅速命名为“屁风”贝勒。后来伊莉亚就对他失去了兴趣,奥柏伦自嘲少年时代的他是个毒舌怪物。确实,那个“屁风”贝勒现在是富有、英俊、声名赫赫的“欢笑”贝勒,而伊莉亚和他的雷加王子都早已在战事中陨命。如果伊莉亚嫁给了贝勒·海塔尔,说不定现在仍在旧镇活得好好的,奥柏伦肯定也为他那“屁风”自责过吧。

维斯特洛大陆的七神只是个摆设,没什么实质性的用处,

那场比武审判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君临的很多百姓也都来观战了。奥柏伦不停地数落魔山的罪行要他说出伊莉亚的名字,一方面是一种心理战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煸动舆论,毕竟多恩和君临接下来很可能要发动战争,他要牢牢地占据正义的高台,这对战争也是非常重要的。只是最后结局的反转让人措手不及,到底是奥柏伦复仇的执念过分,从而乱了自己的心智,还是魔山生命力太过顽强,最后时刻疏忽大意导致溃败,这确实很难说清楚了,可能两都皆有之吧。

瑟曦、泰温这些人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

奥柏伦死后,提利昂在出逃之前杀了他父亲,一开始我觉得肯定是他老爹床上的雪伊压倒了他心里最后一根稻草,但后来想,他在跟着瓦里斯从隧道出逃时,得知到了首相塔下面,就坚持要上去结果了他老爹。说明泰温已经早早地上了他的死亡名单上,虽然很难说是否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奥柏伦代他参加了比武审判,我们就当这也算印证了那句话,“兰尼斯特有债必还”。不知奥柏伦亲王如果泉下有知,是否会感到些许欣慰。

这些聪明人更相信的是力量,而不是把最终的决定权交给诸神。

另一件想讲的事情,是关于奥伯伦·马泰尔的。

图片 13

权游世界有因果循环的存在,过去做了什么恶,未来必定会被报复回来。

奥伯伦在十六岁的时候,被发现和奥蒙德·伊伦伍德伯爵的情妇偷情。

被绿了的奥蒙德伯爵气不过,就决定和奥伯伦决斗,因为奥伯伦是亲王,所以两人约定点到为止,别弄得你死我活的。

图片 14

决斗的结果是两人都见血了,但是奥蒙德伯爵在几天后因伤口腐烂化脓而死,而我们的奥伯伦则啥事都没有。这件事在多恩被广泛地流传,奥伯伦因此也被人们称为红毒蛇。

如果从道理上来讲,更该被毒死的是奥伯伦才对,但是最后被毒死的人却是奥蒙德。

奥伯伦不但绿了奥蒙德,还毒死了奥蒙德,关键是在这之后对方的家人还不敢把他给怎么样了,这就是谁强谁有理。

图片 15

欧洲就是有这样的传统,当一件事情出现分歧,比如不能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不能选择一个姑娘是喜欢你还是喜欢他。

没事儿,打一架,上帝会做出选择!

但正是因为这个神奇的制度,也造就了两一个规律:上帝根本不会对正义、公平做出选择,上帝只会倾向于更厉害的那一方。

因而倘若你不幸穿越到了权游世界,记得练武,最后实在不行了还可以呢自己替自己比武审判,因为这是一个谁强谁有理的世界。

好了,今天的重温权游系列到这里就结束了,各位小伙伴,对于权游世界谁强谁有理的定理,你们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