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我们为什么害怕打电话,社交恐惧症是什么
公司要闻
我们为什么害怕打电话,社交恐惧症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03-26 06:57
访问量:359

即使在互联网如此普及的今天,电话依然是一种不可替代的沟通方式。通过电话,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交流感情、沟通事务,它传递信息的效率也比短信、邮件更高。然而,如此方便的电话在不少人眼中却成了麻烦的来源。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害怕听到电话铃声,在需要拨出电话时也总是感到紧张、不知所措。如果能发短信、邮件,他们也一定不会选择打电话和人交流。在社交网络上,“害怕打电话”的话题也总能引起大量网友的挥泪共鸣,相关的段子、漫画也层出不穷。“电话恐惧”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能和人面对面无障碍交流的人也会害怕打电话呢?

一个社会,一个时代,都有它自身的特点。正是这些时代的特点,使不同时期的工作,学习,生活有了差异性。我们必须对自己所处的社会或时代的特点有所了解,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融入并适应社会。因为还不够了解社会,难免会有不安焦虑的情绪,可是过于害怕封闭自己,就会损坏身心健康,容易产生社交恐惧症。

相信很多人一定都听说过社交恐惧症,又叫社交焦虑症、见人恐怖症,是属于一种对社交或是在公开场合就会感到一场空局或是焦虑心慌的一类精神性疾病。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会在人多的社交场合产生显著并且长时间莫名的恐惧感,他们害怕自己的行为或是表现会引起他人的关注、羞辱、难堪等。很多的社恐患者在参加聚会、逛街、外出吃饭、打电话、都会感到困难。社交焦虑症名称源于1985年,当时被认为是忽略性焦虑失协症,经过很多年才渐渐被重视。

社交恐惧症,与强迫症的关系。许多朋友时常被强迫症所困扰,但是许多人把这两种症状混为一谈,其实是不同的,只是有一些相近之处。下面,就详细为大家介绍:社交恐惧症与强迫症的关系。

图片 1 警报!警报! 这不是演习!图片来自:college humor

社交恐惧症是神经症的一种。在美国最多的心理障碍疾病中,患社交恐怖症的人数仅次于抑郁症、酗酒而名列第三,我国患病人数也在激增,这是一个不容小视的问题。

很多人都会把内向与社交恐惧混为一谈,其实二者差距是非常大的,内向者是性格就很安静,他们不喜欢接触人,情绪不稳定者很容易焦虑,对各种刺激的反应过于强烈,并且他们在情绪激发后是很难平复下来的,在与人交往时,强烈的情绪反应,所以说内向的人就很容易患上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social phobia),又名社交焦虑症,是一种对任何社交或公开场合感到强烈恐惧或忧虑的精神疾病。患者对于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别人仔细观察的社交或表演场合,有一种显著且持久的恐惧,害怕自己的行为或紧张的表现会引起羞辱或难堪。有些患者对参加聚会、打电话、到商店购物、或询问权威人士都感到困难。在心理学上被诊断为社交焦虑失协症。

“电话恐惧”是一种病吗?

人们创造了“电话恐惧症”(telephone apprehension/telephone phobia)这个词来描述对接打电话的焦虑, 还总结了以下几点常见“症状”:

  • 手机常年静音,虽然知道不好,但隐约觉得能躲就躲;
  • 听到手机铃声就像听到报警器,突然出现的铃声会使自己迅速变得心慌和焦虑;
  • 不愿意接电话,也不愿意主动打电话,看到未接来电也不想回电话;
  • 使用短信、邮件等文字方式交流时焦虑症状几乎消失,甚至与人面谈的情况都好过电话中交流。
  • 其他症状如:在电话中持续高度紧张,话少,对电话交流中的沉默感到恐惧。  

不过,“电话恐惧症”本身并不是一个受到公认的概念,也不能说对打电话感到焦虑的人就一定是患上了心理疾病。

那么,它有没有可能与某些心理问题有关呢?在说到这方面话题时,一个经常会被提起的概念是“社交焦虑”。网上不少文章表示,不敢打电话就是社交焦虑的症状表现之一,这种说法又是否正确呢?

社交焦虑症是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中正式的诊断疾病之一,它在一些方面的表现确实和“电话恐惧”有相似之处,不过它们却又不能划上等号。

判断一个人是否患上了社交焦虑症,标准主要有以下几项\[1\]

  • 对一种或多种社交场合产生明显的焦虑感,因为在这些社交场合中个体会暴露在他人的审视下,如与他人互动(如谈话、与陌生人会面),被观察(如吃饭、饮酒时),以及在他人面前展示(如演讲);
  • 个体害怕其会展示出自己焦虑的状态,并因此遭到他人消极的评价;
  • 各种社交场合均能激起个体的恐惧感或是焦虑感;
  • 个体选择回避各种社交场合,而在身处其中时会感到强烈的恐惧感或焦虑感;
  • 所产生的恐惧感和焦虑感远远大于该社交场合的实际威胁;
  • 恐惧感、焦虑感、或对社交场合的回避至少持续6个月以上;
  • 这种恐惧、焦虑、或回避对个体的社会功能、职业方面、以及其他方面等造成了显著的困扰或损害;
  • 以上症状并不是由于物质滥用或是身体状况等生理影响所造成;
  • 以上症状并不能用其他疾病更好的解释(如:惊恐障碍、躯体变形障碍、自闭症)
  • 即使有其他身体状况(如:帕金森、肥胖等)存在,以上症状也属于独立存在或强度超过其身体状况所能导致的范围。  

从这里可以看出,社交焦虑患者对于各种形式的社交场合都会产生恐惧、焦虑、或逃避的反应,而害怕打电话的人很多并不会对其他社交场合产生明显的恐惧。另一方面,“电话恐惧症”和社交焦虑症在害怕打电话的程度上也有差异,真正会被认为病态的社交焦虑对生活和工作有严重的影响,患者可能因此而不得不退学、辞职或者关闭手机,而自称“电话恐惧”的人们大部分还是可以克服紧张完成交谈的。由此可见,社交焦虑患者确实可以表现出对打电话的恐惧,而反过来从害怕打电话和社交恐惧则没有必然的联系。如果你只是接打电话的时候有些紧张,其他方面的交流都没有障碍的话,完全不必把这种情况当作疾病看待。

社交恐惧症 (social phobia),又名社交焦虑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是一种对任何社交或公开场合感到强烈恐惧或忧虑的精神疾病。患者对于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别人仔细观察的社交或表演场合,有一种显著且持久的恐惧,害怕自己的行为或紧张的表现会引起羞辱或难堪。有些患者对参加聚会、打电话、到商店购物、或询问权威人士都感到困难。在心理学上被诊断为社交焦虑失协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 , SAD),是焦虑症的一种。此症最早被发现于1985年,当时被认为是忽略性焦虑失协症(Neglect anxiety disorder),经过14年后才渐渐被重视。

还有那些自我评价过低,性格又自卑总是自我贬低的人,他们会认为自己是缺乏社交技巧和能力,所以从内心产生恐惧,总是怕引起别人不好的反应。一小部分人感觉过敏,感到别人看出自己时就会紧张不自然,他们会曲解别人的意思,认为对方厌恶、憎恨自己,如果别人也不自然的、不愿与其继续交谈,会因此更加紧张害怕。完美主义的人,他们总是对自己要求过高,希望自己在任何人面前、在任何场合、任何方面都表现得完美无缺,希望得到别人的称赞。但人无完人,这就不可避免的造成自我挫败感,最终见人就紧张害怕。

图片 2

打电话为啥让人紧张?

撇清了“社交焦虑”这个大帽子,我们再来重新审视一下“电话恐惧”这个现象。交流的方式有那么多,为什么偏是电话让我们产生了不适呢?

相比短信、邮件、线上聊天工具,电话是一个即时性较强的交流方式。使用短信或邮件进行文字交流时,你来我往之间存在时间间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利用这个时间,人们就可以重新检查自己的回应,以确保正确地传达自己的意思。而电话交流需要双方及时回应对方刚结束的话语,在这短暂的过程中,人们需要快速加工对方传递的信息,确定自己的态度,组织成适当的语言,并用适当的口吻说出来。如果没能及时完成回应,就会形成尴尬的“沉默阶段”\[2\],而对沉默以及沉默可能造成后果的恐惧是我们害怕电话交流的原因之一。

面对面的交流同样需要较快速的反应,但它却没有电话那么可怕,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我们都知道,人与人交流的过程中加工的信息绝对不只有语言这一部分。对方说话的神态,动作等信息也被我们看在眼里并进行加工。在面对面交流的过程中,人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线索(social cue),作为自己接下来言行的参考\[3\]。但在电话交流中,面部表情、动作等社会线索全部被屏蔽,人们只能通过声音及语言来决定自己的接下来的表达,因此人们对“说错话”的担忧可能也会随之增加。

此外,与其他社交方式相比,人们可能也更不容易学习到有关接打电话的经验。孩子们从小就会观察身边的人,并通过模仿他们来习得社会行为\[4\]。对于面对面的人际交流,这种学习方式行之有效,但对电话交流却没有那么顺利。毕竟,我们在想要学习的时候也很少有机会能听到别人电话中双方的声音。因此,在电话交流中,人们认为自己更有可能失败,从而对电话交流产生恐惧\[2\]。曾经研究过“电话恐惧”的菲尔丁博士(Dr. Fielding)也指出,“电话恐惧”很有可能与曾经的一两次失败经历有关\[5\]

由此可见,相比文字或面对面的方式,电话可以说是对社交技能要求更高的一种场合,因此我们对它产生更多焦虑也是一件可以理解的事情。

一般人对参加聚会或其他会暴露在公共场合的事情都会感到轻微紧张,但这并不会影响到他们出席。真正的社交恐惧症会导致无法承受的恐惧,严重的案例里,病患甚至会长时间的把自己关在家里孤立自己。

社交恐惧症的危害首先是体现在工作方面。举个例子,因为在社交恐惧症的作用下,社交恐惧症患者去面试,他们很难在有限的面试时间里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HR,进而对找工作有一定的消极影响。在性格方面,社交焦虑症患者很难与周围人进行正常沟通,在进行团队工作时就会有很明显的一大弊端。在情感方面,由于社交恐惧症患者很难与他人沟通,也就间接的影响了情感的交流,影响患者身心健康。

社交恐惧症与强迫症的关系:

害怕电话怎么办?

人们对电话交流的忧虑和恐惧,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这样一种认识:通话过程中如果没有迅速准确地回应就意味着失败,沉默是非常尴尬的,它会把事情搞砸。而事实上,这种想法并不合理,用它来要求自己也是没有必要的。

我们可以通过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的方式来改变这种认识,从而减轻对电话的恐惧\[3\],这个过程也称认知重建(cognitive restructuring)。拿电话中的“沉默”举个例子,沉默是否给对话带来了实际伤害?对方有没有因为沉默而停止过通话?产生沉默的其他原因有可能是什么?通话中暂时的尴尬真的会伤害双方的关系吗?在思考完这些问题之后,我们可以寻找其他解释的可能性来替代原来的看法。如“沉默好像是日常对话中必然出现的一部分,没人能一直说话,况且我们有时也需要时间仔细思考刚才双方说过的话,这样反而更有利于提高我们对话的效率。即使沉默是因为没有话题,这也很正常。沉默和尴尬都没有对通话产生什么本质上的伤害。”

而在行为方面,系统脱敏法(systematic desensitization)也可以帮助我们逐步缓解对打电话的恐惧。例如从接听亲密朋友的电话到拨打相对较不熟悉朋友的电话,这样逐步阶梯式的练习可以提高自己对电话交流的适应程度。我们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逐步提高自己的社交技巧,尝试在电话交流过后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奖励,或是在打电话前事先准备一下谈话内容,这些都可以使“电话恐惧”的状况得到改善。

所以,如果想要改善自己的对电话恐惧的状况,可以尝试挑战自己对电话的看法,并进行系统的练习。而如果对电话的焦虑太过严重、无法控制,还需要向专业人士寻求帮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电话恐惧”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我们只要坦然接受它就好,不需要太过担心。(编辑:窗敲雨)

患者在面对或进行其所恐惧的社交活动时,除感到焦虑外,多数会伴随着如脸红、发抖、异常冒汗、心跳加速、心悸、轻微头痛、晕眩、胸闷、呼吸急促等生理症状。

对于轻中度的焦虑症患者,建议可先采取自我疏导等方式进行治疗,可以减慢呼吸频率,反复想象一个安静的场景,尝试放松全身肌肉,这些都是很好的自我疏导方式。当感到极度焦虑恐慌时,可以选择散步、与人聊天等舒缓的方式自我疏导,同时暗示自己焦虑状态会结束。

强迫症常常与社交恐惧症交织在一起,许多强迫症困扰者,往往也有人际交往障碍,像余光恐惧这一类问题,有的将之归为强迫症,有的将之归为社交恐惧症。两者的本质都一样,都是源于心中有强烈的执着,只是社交恐惧症的执着较单一,执着于良好的自我形象、爱面子。

参考资料:

  1.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 Marshall, J. R. (1995). Social phobia: From shyness to stage fright. Basic Books.
  3. Sigelman, C., & Rider, E. (2013). Life-span human development (8th ed.). Cengage Learning.
  4. Davis, Yvette. (2008). Please don't call us 'seniors': Senior Activity Center likely to get a new name as boomers arrive.(RETIREMENT).Wenatchee Business Journal, 22(3), 11.

 

社交恐惧症不应该与惊恐障碍(panic disorder)混淆,惊恐障碍患者相信他们的恐慌是由某些严重的物理原因造成,在发作当时或之后往往去医院或叫救护车。社交恐惧症患者也许会经历恐慌发作,但是他们会察觉到自己经历的是由非理性的恐惧造成的极大焦虑。很少社交恐惧症患者愿意在那时去医院,因为他们害怕权威人士的拒绝或评断。与权威人士打交道对大部份社交恐惧症患者来说特别困难,像是打电话询问、参加约会、派对、或工作面试等等。

主要分类:

有社交恐惧的人内心都有那么一个超然、完美、权威的我,它用苛刻的“必须”来控制自己,当社交中稍有不完美,一种强烈的自我否定、贬低、谴责油然而生。文化激发人对自尊、理想化自我、荣誉的过度追求,结果导致一种反向,对自己产生一种神经质的压抑与否定。

1、一般社交恐惧症:

恐慌、紧张等状况都是焦虑情绪的表现,如不进行积极有效的治疗,几周或者数月后可能会发展为焦虑症,甚至产生社交恐惧症。焦虑症除了呈现持续性或发作性惊恐状态外,同时伴多种躯体症状。所以焦虑症需要及时的、科学地治疗。对社交恐惧的治疗多半不是针对恐惧本身,而往往是针对如何接受恐惧,并克服对社交环境的回避行为。

如果你患了一般社交恐惧症,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境中,你都会害怕自己成了别人注意的中心。你会发现周围每个人都在看着你,观察你的每个小动作。你害怕被介绍给陌生人,甚至害怕在公共场所进餐、喝饮料。你会尽可能回避去商场和进餐馆。你从不敢和老板、同事或任何人进行争论,捍卫你的权利。

社交恐惧症是一种病,但绝不是无法治疗的绝症。我们要做到的,仅是勇敢一点,积极主动地反思,找到自己心理问题的症结,摆摊种种社会因素而引起的过分自卑,坦诚的接纳自己,承认自己不善社交,允许自己不完美甚至甘愿自己有些另类、讨人嫌,大方地承认自己的弱点,更要学会主动寻求他人帮助。 一个社会,一个时代,都有它自身的特点。正是这些时代的特点,使不同时期的工作,学习,生活有了差异性。我们必须对自己所处的社会或时代的特点有所了解,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融入并适应社会。因为还不够了解社会,难免会有不安焦虑的情绪,可是过于害怕封闭自己,就会损坏身心健康,容易产生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是神经症的一种。在美国最多的心理障碍疾病中,患社交恐怖症的人数仅次于抑郁症、酗酒而名列第三,我国患病人数也在激增,这是一个不容小视的问题。

社交恐惧症 (social phobia),又名社交焦虑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是一种对任何社交或公开场合感到强烈恐惧或忧虑的精神疾病。患者对于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别人仔细观察的社交或表演场合,有一种显著且持久的恐惧,害怕自己的行为或紧张的表现会引起羞辱或难堪。有些患者对参加聚会、打电话、到商店购物、或询问权威人士都感到困难。在心理学上被诊断为社交焦虑失协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 , SAD),是焦虑症的一种。此症最早被发现于1985年,当时被认为是忽略性焦虑失协症(Neglect anxiety disorder),经过14年后才渐渐被重视。

一般人对参加聚会或其他会暴露在公共场合的事情都会感到轻微紧张,但这并不会影响到他们出席。真正的社交恐惧症会导致无法承受的恐惧,严重的案例里,病患甚至会长时间的把自己关在家里孤立自己。

患者在面对或进行其所恐惧的社交活动时,除感到焦虑外,多数会伴随着如脸红、发抖、异常冒汗、心跳加速、心悸、轻微头痛、晕眩、胸闷、呼吸急促等生理症状。

社交恐惧症不应该与惊恐障碍(panic disorder)混淆,惊恐障碍患者相信他们的恐慌是由某些严重的物理原因造成,在发作当时或之后往往去医院或叫救护车。社交恐惧症患者也许会经历恐慌发作,但是他们会察觉到自己经历的是由非理性的恐惧造成的极大焦虑。很少社交恐惧症患者愿意在那时去医院,因为他们害怕权威人士的拒绝或评断。与权威人士打交道对大部份社交恐惧症患者来说特别困难,像是打电话询问、参加约会、派对、或工作面试等等。

有社交恐惧的人内心都有那么一个超然、完美、权威的我,它用苛刻的“必须”来控制自己,当社交中稍有不完美,一种强烈的自我否定、贬低、谴责油然而生。文化激发人对自尊、理想化自我、荣誉的过度追求,结果导致一种反向,对自己产生一种神经质的压抑与否定。

恐慌、紧张等状况都是焦虑情绪的表现,如不进行积极有效的治疗,几周或者数月后可能会发展为焦虑症,甚至产生社交恐惧症。焦虑症除了呈现持续性或发作性惊恐状态外,同时伴多种躯体症状。所以焦虑症需要及时的、科学地治疗。对社交恐惧的治疗多半不是针对恐惧本身,而往往是针对如何接受恐惧,并克服对社交环境的回避行为。

社交恐惧症是一种病,但绝不是无法治疗的绝症。我们要做到的,仅是勇敢一点,积极主动地反思,找到自己心理问题的症结,摆摊种种社会因素而引起的过分自卑,坦诚的接纳自己,承认自己不善社交,允许自己不完美甚至甘愿自己有些另类、讨人嫌,大方地承认自己的弱点,更要学会主动寻求他人帮助。